【足球投注网】餐盒源头缺软禁,限塑令试行1

来源:http://www.woofthreads.com 作者:海外看点 人气:149 发布时间:2019-09-19
摘要: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,目前市场上餐盒材质主要为PP5,这类材料虽然有无毒害、耐高温等优点,但其不可降解的特点却引出了垃圾处理难题。足不出户轻点手机,大概十几分钟后一份热

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,目前市场上餐盒材质主要为PP5,这类材料虽然有无毒害、耐高温等优点,但其不可降解的特点却引出了垃圾处理难题。足不出户轻点手机,大概十几分钟后一份热腾腾的美食便摆在了面前。近两年,随着外卖行业迅速发展,不断增长的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担忧。外卖平台、商家能否从源头控制餐盒材质及数量?巨量的外卖垃圾又该如何处理?

焦点1

记者从市城管委了解到,目前外卖垃圾中的塑料制品回收量极低,多数外卖垃圾都通过焚烧处理。

如何分辨外卖餐盒是否环保?

针对餐盒质量监控问题,市食药监局表示,目前尚无针对外卖餐盒具体成分的标准,“无毒无害,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”。

可降解餐盒非单色,颜色不纯且质地较软

平台对塑料袋、餐盒无质量要求

点一份外卖,接过层层包装在塑料袋和塑料餐具内的食物,已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儿。然而,看似相同的各种塑料餐具,却存在着是否环保可降解的区别。

在外卖餐盒产生的源头,各家外卖平台在商户入驻时,是否会针对餐盒质量提出要求?记者探访发现,各主流外卖平台均没有对餐盒提出具体要求。

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介绍说,从大类来看,塑料餐具主要分为可降解和不可降解两类。

美团外卖一位郑姓市场经理表示,目前外卖包装都由商家自己负责,平台并不免费提供。“这种东西属于商家售给顾客的,由他们自己提供。”一位美团外卖骑手也证实,外卖包装基本上都由商家自行准备的。

埋在土里或者在一些初级场所内可自然生物降解,如果这样的成分达到60%以上便可称为可降解塑料制品。彭应登说,这样的塑料制品并非纯塑料,可能混合了可降解的纸、淀粉等纯天然材料。

“饿了么”商户中心一位客服人员告诉记者,对入驻商户的餐盒在材质、质量上并无具体要求,只要求包装必须严实,没有漏撒。工作人员介绍,一般情况下平台不会提供餐盒售卖服务,由商户自己采购。在被问及如何管控商户自行采购的餐盒是否环保时,工作人员表示,平台没有给出具体要求,但商户应该有这样的意识,“肯定不能含有有害物质”。

不过,可降解塑料也并未达到100%可降解。彭应登说,在可降解标准下,剩余40%以下为不可降解成分。例如,一个塑料袋或塑料餐盒,分解后变为塑料碎片。理论上,这些碎片至少50年不可降解。

百度外卖朝阳区一位区域负责人也表示,平台只对入驻商户的证照、资质有明确要求,至于餐盒质量、材质是否环保没有具体要求。这位负责人表示,餐盒一般由入驻商户自己向批发商购买,如商户对品牌有特殊要求可以定制,“平台不会过问”。不过,平台严禁商户直接使用塑料袋盛装食品,除此之外对塑料袋材质也无要求。平台根据宣传需要,会不定时提供一些带有logo的塑料袋,这类塑料袋“就是一般塑料袋,不清楚是否为环保材料”。

彭应登进一步解释说,从感官和触觉上可大略分辨塑料制品是否可降解,可降解餐盒并不是单色,颜色不纯且质地较软。

餐盒多为PP5材质由商家自行采购

焦点2

记者探访北京朝阳区、东城区十一家商户发现,外卖商户使用的餐盒全部都由商家从线上、批发商处采购,其材质主要为PP5材质。多位商户表示,采购餐盒时并不清楚这类材质是否环保,有商户在大量采购的同时,还建议顾客尽量不要使用这类餐盒。

餐盒为何较少用可降解材质?

东城区一家山西面食店的老板告诉记者,自己使用的餐盒都是市面上常见的透明餐盒,是从线上批发商处购买。这位老板提供的餐盒显示,餐盒上标有“pp5”“QS生产许可”和微波炉许可等标志,其使用温度为“100℃至20℃”。老板介绍,自己也不清楚这类餐盒是否为环保材料,但可以保证无毒无害。不过,遇到顾客询问是否能使用这类餐盒加热,他出于保险起见,还是提醒不要加热。至于使用量,要根据销量来定,每天使用量在30至50个左右。

可降解餐盒成本是普通塑料餐盒的2、3倍

朝阳区一家卤煮店同样使用上述标有相似标志的透明餐盒。老板介绍,餐盒是从东郊批发市场购买,少量从线上购买,价格为6到8毛一个,每天的使用量为80到100个。至于餐盒的材质,老板表示,据供货商介绍,目前餐盒的主流材质都是PP5材质,这类材质无毒无害,耐高温。不过,这位老板同样表示了担忧,“现在外卖送得多,塑料的东西毕竟比不上陶瓷安全,除了外卖,我们一般建议顾客不要使用。”

新京报昨日曾报道,目前绝大多数外卖餐具均使用PP材质,而非可降解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?彭应登认为,可降解塑料含有的天然成分越多,加工成本也会越高。“可降解塑料成本至少为普通塑料的2-3倍”。

记者从上述十一家商户获悉,其外卖餐盒均自行采购,平台没有任何具体要求。

成本较低意味着外卖行业中多数餐盒均使用不可降解材料。刘家窑附近一处售卖桂林米粉的商家说,一次性餐盒一般都选PP材质,既耐热也比较便宜,一天下来大概消耗100个。

餐盒销量以卡车计多数不可降解

记者检索采购网塑料餐具发现,是否可降解成为价格高低的“分水岭”。以安徽一家店铺售卖的一种PP材质餐盒为例,300个750ml的餐盒卖105元,平均每个0.35元;另一家商铺“可降解纸浆”餐盒价格则为50个850ml的共60元,相当于一个卖1.2元。二者价格相差了近4倍。

记者探访线上餐盒商家发现,目前外卖餐盒需求量巨大,均属PP5材质。一家入驻天猫的餐盒供应商告诉记者,他们的销量用卡车来衡量,每年平均销售达3000卡车,每卡车能装200箱,每箱有300套餐具,即每年可销售1.8亿套。

上述安徽店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其所售塑料餐盒均为PP材料,多数是外卖送餐使用。“一般外卖、饭店或夜宵店都会买我们的塑料盒”。根据网站信息,90天内这家商店已销售PP塑料餐盒681箱,如以每箱300个计则至少已售出20万个。

不同的产品配方和添加的化学成分都不一样,但其原材料主要是PP5。该商家的天猫网站店铺也注明:产品采用聚丙烯材料,无毒无害无气味,并且通过国家食品卫生认证,符合国家食品要求。

除PP餐具外,曾被禁止使用的一次性发泡塑料也是外卖餐具来源之一。2013年,国家发改委正式明确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是符合循环经济理念、典型的绿色包装产品,这意味着其被禁14年后又重返市场。彭应登解释说,解禁说明发泡材料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较少,但其仍为不可降解塑料。

谈及材料是否环保,该商家保证“绝对安全无毒”,但是否可降解却无法保证。据其解释,真正可降解的一次性餐盒成本价很高,一般的外卖商家并不愿意购买,少量可降解产品主要供应高端酒店。他们在天猫上做的时间比较久,客户定位已经稳定,“普遍都比较低端。”

焦点3

另一家名为千牛家居专营店的京东商家告诉记者,他们也可以提供PP5餐盒。“但是PP5餐盒是不能降解的,它其实就是塑料,但比塑料袋会好一些,耐热性更好,一般外卖餐盒只能用这种材质。”

焚烧处理外卖餐盒是否可靠?

该商家还告诉记者,虽然他们生产的餐盒属于“食品级”,但国家并没有对餐盒的生产厂家提出此类“可降解”的要求或标准。其他一些可降解餐盒的原料或为淀粉,或为纸质,用量很少。

建议制定准入标准,逐步淘汰不可降解塑料

写字楼成外卖垃圾“重灾区”

对于如何处理大量外卖塑料垃圾,北京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曾表示,外卖垃圾不会单独进行二次分拣,而是统一焚烧。

每日穿梭在建外SOHO写字楼里的小李已经很难想象没有外卖的日子。她在B区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。工作日的午餐,订外卖成为小李的常态选择。“基本工作日都会订外卖”,她说,公司其他人也基本以外卖为主,个别人会选择出去吃。

在彭应登看来,外卖塑料垃圾与生活垃圾一道焚烧算是“比较好的出路”。如果不转运至焚烧处理设施,被随意丢弃在路边和河道会造成“白色污染”,堵塞河道、影响土壤性质,还会对动植物生存造成威胁。彭应登举例说,他在江西考察时曾看到这么一幕,河道内堆满了塑料餐盒、 塑料袋等,“触目惊心”。

下午将近一点,写字楼楼梯间最常见的景象便是穿着各色工作服的送餐员在楼道内“飞奔”。一位送餐员一手提了6份外卖,等候在电梯旁。他不断挪着脚,又看看手表,似乎准备随时冲进即将开启的电梯。

尽管如此,焚烧处理大量外卖垃圾仍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社会治理成本。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今年曾发布《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社会成本评估报告》,报告披露,假定所有焚烧厂排放均达标,按成本计算,焚烧处置全过程需4000元/t,加上运输成本即6000元/t,焚烧60%的垃圾相当于北京GDP的1.3%。

这名送餐员平时负责给周边写字楼送餐,他告诉记者,“大概11点半开始,订单会大量增加。有时候一个中午要送30到40份外卖”。不过,他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送餐员负责周边写字楼的外卖。“可能十几个吧”,他有些含混地说。

最好的办法是减少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的使用。彭应登呼吁,大型连锁餐饮企业等应优先选择可降解塑料制品,国家也应制定外卖塑料餐盒影响标准,通过标准介入逐步淘汰不可降解塑料。

每天大量的外卖垃圾都被扔进每层楼的垃圾房内。一位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说,中午时候一般多是外卖垃圾,多的时候一层就能收拾五六袋。记者在未封口的垃圾箱内看到散乱堆放的外卖盒,有些还剩下大半碗麻辣烫。

一位正在收集各个楼层垃圾袋的工作人员说,从下午开始,一直到晚上下班前,他需要不间断工作,才能把每层垃圾房捆扎好的垃圾收净,再送到楼下临时堆放垃圾的地方。“工作日时,一天平均要收十七八车垃圾,每车大概30袋垃圾”。这样算下来,一天大概产生数百袋垃圾。

在另一处位于大望路的写字楼内,写字楼内的垃圾桶也被外卖垃圾塞满了,垃圾袋内露出塑料餐盒和剩下的食物等。

外卖餐盒材质暂无明确标准

美团外卖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,目前美团每日订单量达1200万份,累计用户2亿。另据NGO组织素社引用“饿了么”发布的中国外卖大数据显示,中国市场规模达到6亿。2016年在线外卖用户消费频次,每周消费3次以上的用户占比高达63.3%。

该公益组织统计,按照上述这种消费方式,每周至少有4亿份外卖“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”,至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和4亿个塑料袋,以及4亿份一次性餐具的废弃。

它们的平均使用时间为25分钟,所承担的使命就是在不到半小时的派送过程中,保证用户的外卖不被混淆。而使用过后,每个被废弃的塑料袋的降解至少需要470年。除焚烧外,据统计,每年约有800万吨的塑料倾倒入海洋。中国的塑料倾倒量大致占三分之一,位居全世界第一。

如此巨大的使用量,相关部门对餐盒材质标准有无明确要求?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表示,对于外卖行业使用的餐盒,目前尚未有具体成分标准。而对于是否为可降解环保材料、是否有利于日后处理则没有相关规定。“无毒无害,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。”一名工作人员表示。

不可降解材料为何成主流?

外卖包装主要考虑质量要求,能保证健康卫生

中国环境保护组织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称,目前市场上主要的外卖餐盒分为四大类: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、PP5塑料餐具、纸质餐具以及可降解餐具。其中,PP5因无毒无味、重量较轻、耐高温等优点,被广泛用于餐盒包装当中。

“PP5广泛用于外卖,还与中国饮食特色和烹饪结构有关。”马军解释道,与国外相比,国内外带食品多汤汁、油水,不宜用纸袋等材料打包。而PP5材料本身的特性,被外面打包广泛应用,有其必然性。

他表示,PP5虽不可降解,但目前外卖的包装主要还是考虑其可以达到质量要求,能够保证健康卫生。

对于市场上被宣传推广的可食用外卖餐盒和餐具,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伟称,这些材料在运输保存环节及卫生较难保证,因此相对而言,PP5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。至于其如何处理,他解释,目前国内对于废弃PP5材料的处理方式主要为焚烧用于发电。

外卖垃圾分类处理有难度?

分拣代价高,一次性塑料餐具大多无法循环利用

采访中,几乎没有人将盒内剩余的食物与一次性塑料餐具分离。记者看到,垃圾临时堆放处的黑色垃圾袋内,不少塑料餐盒内,还留下丢弃的食物。工作人员介绍,稍晚,这些垃圾将被统一拉走进行处理。

外卖垃圾中的废弃食物是否应与一次性塑料制品分离?对此,北京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解释,二次分拣及清洗的成本很高,而且塑料制品再生利用的价值有限。因此,大多不会进行二次分拣。

这一说法得到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、北京零废弃发起人毛达的赞同。他解释,食品一旦与一次性塑料制品混合,分拣的代价太大。以目前的现状来看,分离后,这些一次性塑料餐具也大多无法循环利用。

外卖垃圾为处理设施添负担?

外卖垃圾大多焚烧处理,不会增加处理难度

随着外卖订单持续走高,产生的外卖垃圾也“水涨船高”。这是否会加重垃圾设施处理压力?对此,北京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回应,这些外卖垃圾大多焚烧处理,不会增加难度。这些塑料制品热值较高,焚烧时可适当助燃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北京共有6座在运垃圾焚烧厂,包括高安屯焚烧二期及鲁家山焚烧厂等。接下来,北京仍将加紧建设生活垃圾处理设施。

城管委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,目前,正在加紧推进建设20项生活垃圾处理设施。其中有5处垃圾焚烧厂是今年力推的,包括阿苏卫、通州、顺义二期、密云、怀柔等焚烧处理设施。2020年,垃圾的消纳能力要跟实际垃圾产生量相匹配,甚至要有较大弹性。

外卖垃圾是否可再生利用?

塑料餐盒不好再生,回收利用前景低迷

外卖垃圾中塑料制品占比较大,这些塑料是否可回收再利用?对此,上述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并不乐观。他曾做过相关调研,发现这些塑料餐盒质地很薄,不好再生。在可回收领域并不“吃香”。“目前来看,市场对这类塑料需求并不大”,他说。

一位从事再生资源领域十余年的从业者说,这样的塑料餐盒甚至没有纸制品“值钱”。他举例,现在,回收一吨塑料餐盒大概卖600块左右,附加值较低。一般都是做成颗粒后,再重新卖给塑料厂。如果是发泡餐具,价格会更低。

回收利用前景低迷,上述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及毛达均呼吁,应从源头进行垃圾减量。毛达说,一旦产生垃圾,后续措施都是“无奈之举”。产生越多,风险越大。他认为,首先应减少外卖垃圾产量,如减少订外卖,或降低使用一次性餐具频率。

本文由足球投注网发布于海外看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足球投注网】餐盒源头缺软禁,限塑令试行1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